她正为了买房的事情而发愁

2020-03-18 17:24

与程富强相比,来北京工作三年的庞晓婷却连个落脚地还没有。庞晓婷是来自河北的北漂,毕业至今已经3年。最近,她正为了买房的事情而发愁。按照北京市的限购规定,她的社保未交满五年无法买房。然而眼见着房价一天天的还在涨,庞晓婷也只能干着急,“手里就三十万,现在还能买个六环;再过两年,估计连河北的首付都不够了。”她也曾经做过去河北买房的打算,可是今年9月以后,燕郊也出台了外地人限购的相关规定,不能贷款的限制让她打消了念头,“国家为低收入群体提供了保障房,高收入群体可以买商品房。像我这样月薪五六千的,既没有富裕钱也没有政策惠及。”像庞晓婷这样的“夹心层”在北京不算少数,他们几乎找不到符合自己的优惠政策。

“这种生活方式很畸形。”程富强说,“我们在为这个城市贡献的同时,自己的后代却享受不到相应的教育的资源。”

程富强是一家软件公司的高层管理,月薪2万,北京有一套90平米的两居室。“日子虽然过得挺惬意,但是随着孩子的出生,一天天长大,一些现实的问题都摆在了眼前。”程富强的女儿户口随母亲在山西老家,在北京一家私立幼儿园读书。今年夏天就要升入小学了,然而没有北京户口,至今还没选定学校。

(责任编辑:王姣雁)

程富强全家人经过几个月的商量,为了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离开北京,回到老家重庆发展。“即使留下来,交赞助费或者借读费给孩子找个学校,高考的时候还是要回老家。”

“现在回老家,一则,工作机会非常少;二则,年龄优势已不再。而且一旦离开北京,就得从零开始,前十年等于白干。”在北京已经十年的“北漂”程富强告诉记者,过了而立之年,自己的漂泊感愈加强烈。

“在北京生活太累了!”庞晓婷和曹玉不约而同的向记者诉苦。庞晓婷正在拖关系在老家找工作,她坦言“不想再做”北漂”了,希望过踏实日子。”曹玉也萌生了退意,他表示2013年如果工作上没有大的发展,就会选择年底离京。

十年“北漂”为孩子离京

一个地区经济发展速度快,对资源会起到“虹吸”效应,人口就会加快向这里聚集。在北京,尽管经济增速有所放缓,常住人口仍在不断增加。2012年全年再增50万余人,是近年来较少的一年。人口的密集、资源的紧缺,让不少“北漂”选择返乡。而不少仍然坚守在北京的人,既彷徨又无奈。

与庞晓婷情况相同的曹玉告诉记者,限购政策虽然一定程度上限制住了炒房行为,也将他们拒之门外。曹玉说:“我们的事业都在这里,离开北京是不现实的。然而不能总是漂租房子住,因为租金也一直在涨。每个月投在租金上的钱几年下来都够首付了。”

限购令“逼退”新“北漂”

2012年,在教育部的严令之下,全国各省市纷纷出台异地高考方案。而北京被指交白卷——“非京籍随迁子女只能参考中职”的消息让不少非京籍家庭希望落空。